カテゴリ:絕( 9 )
My white dream. My misery.
據説,想要知道一個人是否幸福,就要看他早晨醒來時臉上的表情。
晚上我總是失眠、或者淺眠,所以每天一醒來總覺得憂鬱而帶有未知恐懼的一天就要開始。

幾乎要從腦海中消逝了。那個十幾年前,我還是小學生時。曾經不斷反復做過的夢。


我站在一個空曠的房間。面前有一扇微掩著的白色的門。
覺得好奇。於是慢慢悄悄地走到門邊,再輕輕地推開門,小心翼翼地往裏看去。
非常驚奇。
眼幕裏全都充斥著白色。

地板是白色的。牆壁是白色的。天花板是白色的。從天花板上垂下來的,是滿屋的白色的紗。左邊有一扇半開的白色大窗。風從外面吹進來,白色的窗簾和屋内的白紗在輕輕地飄。
白色的房間正中,是一張白色的大床。
白色的床單,白色的枕頭。

床邊坐著一個穿著白色連衣裙的很瘦弱的一個女孩子。
長長的像栗色又偏黑色的頭髮挽在頭上。
她的頭髮,——是我在這個房間内看到的唯一的不是白色的物件。
她低著頭。我看不見她的表情。

我突然覺得好害怕。因爲從這個女孩子身上散發出一種氣息。
……冰冷的死人的氣息。
我好害怕。我想拔腿就逃,可是腳完全不聼使喚。
只能一動不動地驚恐地站在原地。
忽然那個女孩子慢慢地站起身,朝我走過來。

我看清了她的臉。
——一個20來歲的清秀的大姐姐。
她蒼白的臉上帶著非常平靜的神情。空洞的大眼睛看著我。
我看著她的眼睛。
那雙眼睛好像不帶著任何感情。
但又好像靜靜地流露出一股無聲的哀傷,和絕望。

她走到了我面前,彎下腰,輕輕地摸著我的頭。
然後把我的頭摟在懷裏。
不知為什麽我不想逃了,因爲不太害怕了。
我想要擡頭看看她的臉,突然感到有水珠滴到我臉上。

是她哭了麽?

爲什麽要哭呢?

人之所以會流淚,是因爲難過吧。

她爲什麽會難過呢。
我想開口問她,忽然發覺自己發不出聲音。

好難受。
我想安慰她,可是我不能動,也說不出話。
只能靜靜地讓她摟在懷裏。
被這麽抱著呼吸有點困難,但是卻有一種說不出的安心感。

感覺她又輕輕地摸了摸我的頭。


忽然束縛感沒有了。
我有點驚訝地擡起頭,——那個大姐姐已經不見了。


寂靜的白色房間。像是從來沒有人出現過。
只剩白色的窗戶大大敞開,白色的窗簾和屋内的白紗隨著從窗外吹進的風微微地飄著。


她就這樣不見了。
連帶滴落在我臉上的眼淚。
一起蒸發掉了。

就像從來沒有存在過。



每次做夢做到這個時候,我就會突然驚醒。然後覺得非常害怕,好想哭。

然後至少在那一年内,我無數次地做這個白色的夢。一開始我一直覺得好害怕。爲什麽一直做這個夢?

在對夢裏的那個房間產生了強烈的既視感後,漸漸地也沒那麽害怕了。每次做夢時,我都想著要問那個大姐姐:“爲什麽?”我只想問她這3個字。但每次到了夢裏,我還是照樣不能説話,她還是會照樣消失。

漸漸地每次驚醒後,代替害怕的是難過又絕望的感覺。masaki問過我,對於當時只有7、8嵗的我來説,絕望是什麽?我也不知道。只是現在的我可以比較明瞭地表達出我當時的心境而已。當時的我所了解的,只是想保護這個大姐姐,但是我做不到。如此而已。所以難過得想哭。


一直我都想把這個夢畫下來。爲了不可以忘記。但是試過很多次都完全不滿意。masaki也說要畫出這個畫面和這個感覺是非常難的。我只能選擇無力地放棄。

birthday

我明白我的文字功力並不怎樣。但是我始終在努力地傳達自己的感覺。
但有些東西永遠無法傳遞到你那裏。

我不想再繼續糾結下去,已經糾結了一年多了。我再執著,精力還是有限度的。

你對我發怒,對我任性,都沒有關係。我覺得這是你在依賴我。
但是。我不能接受你冷淡我。
如果你只是同情我孤獨而偶爾找我説話,那我不需要。
我不想再提起的灰暗的過去。我沒有朋友。我自虐般的痛苦。原來都是讓你同情的因素麽?

本來我已經無法再相信人。我一直固執地認爲一個人就好。
這時你出現了。你說你了解我的痛苦。你說你會陪我。
打開我封閉的世界你不過只花了不到一年的時間。
我相信你。我信任你。

但是再過了一年,你就已經可以對我視而不見,可以4、5個月不聯係我了。或許你很忙?或許你很累?我不停地為你找藉口。只是因爲你是第一個走進我心中最疲憊不堪的地方,所以我才無法放手。

對。我也無法不恨你。因爲你在我心中最疲憊不堪的地方也插上了一刀。

我明白我是一個很死板的人。我沒有任何新意。和我在一起你只會覺得乏味。
我會做的事,只有一個人在廣場上等遲到三個小時的你,只有被你爽約後而默默在房間裏呆上一下午,只有看著你說你和某某男人談到很有趣的事,只有旁敲側擊地知道你跟某某女人很要好。
我獨佔慾很強。我不希望你周圍有我不知道的人存在,有我不知道的事發生。

別人都說我是比較開朗的人。只有你說我不夠熱情,甚至是冷漠。沒錯。我讀麥卡勒斯的《心是孤獨的獵手》沒有感覺。因爲那些人的孤獨,與我無關。
從某种程度上來說,你的確是非常了解我的人。

這是媽媽送我的情人節巧克力。我在2.14收到的唯一一份巧克力。
讓我告訴你。爲什麽我會放棄“夢想”,會“屈就”自己做個聽話的孩子走父母希望我走的路。

我告訴你。

因爲就算世界上所有人都不要我,都背叛我,只有我的父母,他們還是會在我身邊。就算我遍體鱗傷地回去,仍然會有一個避風港等著我。不像你。不像你們。

這就是唯一的理由。


無法否認,我想保護你的心意從來沒有變過。但是,就算我在你面前流淚,你問我怎麽了,你問我爲什麽傷心,我也不能說,只是爲了你。都是為了你。

私わここにいるよ、永遠に。曾經是我的許諾。我不能把我單方面的感受強加于你。だから、いま、
私がいる、私がいった


BGM是Blonde Redhead的Misery is a butterfly,歸入4AD麾下後,這個由sonic youth的鼓手Steve Shelly一手帶起的noise wave樂隊貌似遠離了他們的噪音美學,突然收起了淩厲的尖刺,變得哀傷,甜美而又脆弱得讓人措手不及。Kazu Makino這個日本女人,聲音越發地纖細、神經質,靜謐,又破滅。

Misery Is a Butterfly

Dearest Jane, I should've known better
But I couldn't say hello, I didn't know why
But now I think, I think you were sad
Yes you were, you were, you were

What I say, I say only to you
Cause I love and I love only you
Dearest Jane, I want to give you a dream
That no one has given you

Remember when we found misery
We watched her, watched her spread her wings
And slowly slowly fly around our room
And she asked for your gentle mind

Misery is a butterfly
Her heavy wings will warp your mind
With her small ugly face
And her long antenna
And her black and pink heavy wings

Remember when we found misery
We watched her, watched her spread her wings
And slowly slowly fly around our room
And she asked for your gentle mind, gentle mind, gentle mind...

Misery is a butterfly...


寫這個的時候我一直不爭氣地流淚,發不出任何聲音地流淚,就像被人用力扼住喉嚨一樣。I want to give you a dream. That no one has given you. 可是你不需要我給的。年齡比你小的我也沒有能力給你想要的。我已經無力再對你妥協,對你溫柔,對你好。留在原地太久的我,必須選擇離開。

一邊聼著DVAR的歌,一邊想著結束。DVAR是地獄中偉大的小丑藝術家,圍繞著地獄中點起的業火,天真而邪惡地演奏著喪禮中的哀樂。我愛著這種歇斯底里而又壓抑的抒情。

這一秒,世界仍在歡樂慶祝。是為我的死亡和重生麽。
Click here to download a song from DVAR.
[PR]
by freemetal | 2008-02-16 00:00 |
4.15 Merryland遊記
周末去樂滿地主題樂園。早上6點鐘爬起床困得半死……本來天氣預報說是陰天,結果到了公園門口太陽就開始暴曬…………and排隊排得要死,玩兒一個遊樂設施排倆小時,玩兒只花倆分鐘||||||||
最先進入的是歡樂中國城~

城門裏面天花板上的龍……以後我傢的花灑也要做成這樣氣派TAT

進門我們玩兒的第一個就是龍捲風。一抛甩了10多米上去,某些人叫得要死……我一聲不吭= =下來之後我跟牙牙說:“我鼻涕甩出來了……”牙牙說:“我口水甩出來了……”|||||||||然後旁邊是旋轉木馬~我站的地兒矮了,木馬沒拍到||||||

玩了峽谷漂流後拍的……當時穿了雨衣還被弄得好濕……我搞笑來(翻白眼)= =補充:要是sm我鐵定也是做S~

曼陀羅園的門口很好看……不過沒進去。

然後我們去玩海盜船~一甩甩上去20幾米啊啊啊啊!!且在最高処的時候那個失重狀態真的讓人心驚……且護欄不是很緊,我都死死抓住欄杆……牙牙和奮奮在我右邊叫得我下來之後都還耳鳴|||||||||我跟牙牙說:“我鼻涕又甩出來了……”牙牙說:“我眼淚給甩出來了……”
然後我們去玩兒了超級旋風……甩上去30多米啊啊啊啊啊!!且還要在最高點把座位掀起來倒著停在高空!!我當時感覺人要掉下去了……手汗555且我旁邊那個肥大叔吼得跟什麽似的,有那麽可怕麽……(恐怕他覺得自己噸位太大會把護欄壓坏然後掉下去摔成肉餅)我無語得都懶得吼了……

蹦極……想玩……不過繩子是捆在腰上的……沒意思……(然後當晚我就做了個夢,夢到一小孩兒蹦極把繩子捆在脖子上跳下來,然後就吊死了= =還七竅流血……)

在小島上跳桑巴舞的人們|||||

廁所RP試機自拍……旁邊的大嬸被我截掉……我真沒看見您還在扎褲子啊!!Orz

臺灣很流行的霹靂布袋戲~我喜歡XDDD跑去拍了下來,玻璃窗上是我和牙牙的影子= =

出了中國城看到Merryland的吉祥物酷龍一族……於是奔過去和牙牙拉著龍爸爸合照=。=我怎麽覺得那只綠色的小龍好迷茫||||||||||當然我的表情也很迷茫|||||||

插花:當時拍照時我RP地說了一句:“來拍我的臂肌吧口黑”,衆人回答:“好啊!拍腹肌不是更好!來吧~~”我||||||||||爲什麽要在大庭廣衆下露肚皮…………於是告吹XD


俄、回復質問時間到了= =
1.最近用的洗髮水,沐浴液,潤膚露和香水的味道= =+
洗髮水是啤酒香波沒什麽味道……沐浴液是姜花味;潤膚露Orz這麽熱的天兒我可不用了……香水是Givenchy海洋香榭for men,我不記得它的前香中香后香||||||

2.最近最想要的東西嘿嘿
牛仔褲,帽子,内衣= =

3.最近煩惱的事?
我兒子555還有減肥和練死腔……

4.認爲自己的優點是什麽XD
手很大……忍耐力強。

5.今天穿的什麽樣兒的衣服~~
COF的logoT,上面的圖案是Supreme Vampyric Evil的流血新娘~~

難得這麽短的點名=0=我也懶得傳了……

================================

推薦影片XDDD~最近看的一部片子

譯  名 性的情感心理
片  名 Psychopathia Sexualis
年  代 2006
國  家 美國
類  別 劇情
語  言 英語
片  長 98 Min
導  演 Bret Wood
主  演 Kristi Casey ... Blood Woman
     David Weber ... Blood Man
     Zo? Cooper ... Shepherdess
     Patrick Parker ... Emil Fourquet (as Patrick L. Parker)
     David Sanders ... Forquet's Assistant

影片簡介:
媒體《紐約時報》描述《性變態》是“困在維多利亞時代禮節之籠中的古怪素材。”《性變態》是從裏查德馮卡夫特愛冰臭名昭著的醫學教科書中摘錄部分拍攝而成的。它描寫了夢幻般的世紀之交的性變態行為。編劇和導演將性壓抑、嗜血、催眠術、施虐受虐狂和女同性戀的故事交織在一起。他創造了一個駭人的景象:一個時代中,醫學試圖歸類人、治癒人、或者消除那些拒絕遵守性“常態”的人。

改編於理查•克拉夫特•埃賓(Richard von Krafft-Ebing)聲名狼籍的醫學著作《性精神病態》或譯為《性心理疾病》(Psychopathia Sexualis)。他採用傳統的臨床精神病學方法,搜集各種性變態行為的病例,對它們加以系統的組織和分類。自1886年發表以來,直到1902年克拉夫特•埃賓去世,該書每年再版。《性心理疾病》的成功使克拉夫特•埃賓本人從一個不顯眼的神經科專家被提升為維也納大學的精神病學教授和精神病院院長,並成為當時精神病學研究的權威專家。更具有社會意義的是,該書標誌著醫學對人類性生活的干預的開始,打破了基督教會在該方面的壟斷訓導地位。

號稱取材於Richard von Kraft-Ebbing的同名醫學教科書中的典型案例,確實像一本活生生的教科書——年輕的導演Bret Wood以畫面感極強的影像展示維多利亞時代種種“性變態”的“症狀表現”和“治療方法”:從變態殺人狂,吸血狂,妄想狂,施虐—受虐癖,男同性戀,女同性戀,到戀屍癖,以及Kraft-Ebbing這位白鬍子老頭如何進行大腦解剖演示和催眠術,及精神病院裏實施的電抽搐療法,腦葉切斷療法;配以拉鋸式的弦樂聲,始終把觀眾的心吊在嗓子眼兒。

難怪它會獲得2006年“Boston 地下電影節”的最佳影片獎!
對於這樣一個光怪陸離的邊緣世界,counselor又如何以empathy的態度去理解?

(据我所知片子是取材自奧地利心理學傢Richard von Kraft-Ebbing(弗洛伊德的啓蒙作家)的兩本案例分析《Psychopathia Sexualis》和《Test-book of insanity》。片子是按一個個的case的進度來演的。看完片子之後我超萌那個背景音樂><有琥珀收容所般大提琴的感覺~~)

BGM換成Cthulhu Dawn,Cradle of Filth的專輯Midian裏第二首歌><大愛!!Dani寶貝兒我愛你~快點兒回歸黑金吧TAT

他X的我終于爆了
[PR]
by freemetal | 2007-04-19 19:43 |
NEVER SAY CAN'T
其實這個title跟日誌內容並沒什麼必然聯繫……只是我最近很萌的一個人的口頭禪而已~P.S:物品販賣請點這裏^^
然後俺在這裏要寫一封情書!!!Photobucket - Video and Image Hosting
********** the first love letter in my life >///< **********

To my dear學姐:
俺好想你啊!你畢業都兩年了吧~555俺也已經大3了即將邁入社會……心裏一點兒都8靠譜啊555!!!

雖然學姐和俺只相處了一個學年,但在大學裏對俺最好的只有學姐啊TAT
想當年俺還是大一的fresh man滴時候,完全一隻無知菜鳥……才入校沒多久在校園網上亂逛(當時只會在ACG論壇混跡的人……),居然就遇到了志趣相投的人!那就是已經大四D學姐(撒花~)~~學姐是俺大學以來的第一個網友呀>///<(農民般興奮)

後來交換了手機號(為什麼不先交換日記TAT)於是約了見面~記得當時還是冬天,俺裹滴跟個棉球似的接到學姐的電話:“你在哪里?!”俺驚:“你是女的=口=?!”(之前沒有想到問學姐的性別= =聽了聲音才知道Orz)學姐:“你那麼希望我是男的麼……”俺:“沒那回事|||||||”於是在學校南門碰頭了~啊啊啊學姐長得真是玉樹臨風啊><比俺高一個頭!!還有飄逸的長髮!!(其實俺現在覺得學姐長滴挺像那個超女尚雯婕||||||表誤會,俺素從來8會看超女這麼無聊的節目D= =)於是從那時起,俺和學姐就常常約會鳥~俺還跑到學姐租的房子過夜XDDDD然後看了一晚的大河劇(講《新撰組》的,藤原龍也演沖田總司||||)和《人間失格》還邊吃零食……後來就和衣倒在學姐床上睡著了Orz第二天起來清理床鋪發現小石子,學姐嚴肅地問俺昨天跑到哪里瘋去了555被罵……

後來每次去學姐家,如果是她的同居人(別的系的女生= =)來開門都會對裏面吼:“小新(學姐綽號^。^)!你家小孩來了唷~”感動!啊啊學姐對俺是多麼滴愛憐啊(自抽)>///<到學姐房間裏都有很多好玩滴東西口牙~例如cool過刊,有不少VR的東西~還有原版漫畫雜誌(看不懂日文Orz)~貌似還有一籮筐玩具的講~學姐還會給我講很多趣聞例如我們系的潘金蓮啊哈哈哈哈哈~~~happy><還記得有次宿舍的熱水特別小冷得俺要死,俺就厚臉皮跑到學姐家去洗澡……學姐她們很熱情D接待了俺T^T天然氣啊洗得爽翻俺!!!還有大一滴冬天第一次下雪啊><俺也是第一次見到雪!!十分D激動!然後立刻短信學姐傾訴俺滴振奮之情!!學姐回復:“我家小孩不容易啊~終於見到雪啦!”啊啊啊~~~

後來掛了科……俺滴C語言啊= =於是請教學姐說掛了科咋辦捏TOT然後學姐說:“我沒掛過科耶不知道。”被shock!!!學姐!!!你滴大學生活絕對8完整!!!居然沒掛科TAT而且第一個跟俺說6級比4級好過的也是U!!!咬手絹…………記得那時快期末考試了,俺D經數2根本就沒咋地學,於是打學姐手機過分D要求去她家通宵K書……學姐爽快滴答應了還專門把餐桌收拾了拿出臺燈給我用@@然後就把我關在客廳TAT8過!我其實從1點睡到了4點然後被對面居民樓的鳥叫醒(現在那只鳥還在唷!)||||||中途半夢半醒一次還看見小強從腳邊爬過……覺得好生親切……然後繼續睡……但是!睡是睡了那麼久,俺看書還是有效率滴~托這次通宵的福,俺D數學過關喇啊哈哈哈~~~~~

……………………
以下省去1000字肉麻語言…………

後來學姐畢業了回到了本地,很快就找到了本專業的工作TAT羡慕!!之後有返校過一次。居然不通知俺!!俺們最後一面就這麼錯過了5555555留下寬寬滴淚TT^TT其實俺現在仍然很感動你記得俺生日還專門從家裏打電話來關心俺……飛撲><!!!

就說這麼多吧~*還有感動的地方俺記起來鳥會繼續補完噠!說鳥這麼多俺都覺得好生害羞呀~~~有機會俺一定會去武漢看望U!!或者你在俺畢業之前回一次學校,或者啥米時候來俺家玩也可以D口牙TAT臉紅紅手甩甩跑開~~~~~
------------------------------------------------from你家小孩Photobucket - Video and Image Hosting

########################################

東西到了XDDD那誰誰誰啊快來核對地址~~~

包裹被虐待得真慘……所幸裏邊的東西還是完好的~~

BGM是X的20th Century Boy的live版,taiji的bass啊額滴神啊5555555前面有一小段是紅的live版。都不錯聽的說~

Photobucket - Video and Image HostingPhotobucket - Video and Image HostingPhotobucket - Video and Image HostingPhotobucket - Video and Image HostingPhotobucket - Video and Image HostingPhotobucket - Video and Image HostingPhotobucket - Video and Image HostingPhotobucket - Video and Image HostingPhotobucket - Video and Image HostingPhotobucket - Video and Image HostingPhotobucket - Video and Image HostingPhotobucket - Video and Image HostingPhotobucket - Video and Image Hosting

由於本人人格分裂嚴重RP~於是這是我在這個exblog的最後一篇日誌了,至少是最近這段時間的最後一篇~至於回不回來,或者是什麼時候回來,我不知道~(攤手)
哼。就醬紫!(學某人)

Photobucket - Video and Image Hosting

最後の日記帳*click here*
[PR]
by freemetal | 2007-02-24 23:59 |
沒有寫日誌的欲望。累了。
7月31號晚。海的那邊日武參戰。海的這邊發生的事。

還是從頭說起比較好。

我高二那年出過事。被人害的。一夜之間被所有人背叛和拋棄,包括所謂的朋友。然後閙得很厲害。然後我母親出的面。因爲教委那邊的工作關係我母親和校長比較熟。母親對校長說大不了我轉校。那之前先把這個學校弄上法庭。校長就慌了。他說我知道你女兒不是那種人。我會調查。然後在校長的壓力下這件事漸漸平息。當初班主任那個肥女人還假惺惺地說不要影響到高考。什麽重點中學,簡直狗屎。既沒有金玉其表其中的敗絮倒是多得裝不下。

我就是那個時候開始變得極端的。那陣子狂聼音樂。上自習時聼歌被班主任發現,CD機被那個肥女人沒收直到高考前一天才還我。也就是那個時候喜歡上Dir en grey。


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明白除了父母世上沒有人值得我去信任。整個高中時代我幾乎一直是獨來獨往。別人把我當瘟神,我他媽也懶得鳥其他人。

然後上大學了有新的朋友和同學。漸漸淡忘過去的傷痛。


但是在內心裏我除了父母,其他的人都不敢去信賴。我害怕再次被背叛。我能依靠的只有父母。因為他們是我的避風港。我盡量順從他們的要求。哪怕是他們限制我所有的一切,我也知道是為我好。


2006.07.31

起因只是一般的家庭矛盾。可能是我脾氣越來越倔。他們覺得難以馴服。我必須事事順著他們。我在他們面前沒有資格談自由。我當著他們的面自殘。手臂上全是挖痕割痕。流血了都沒有痛的感覺。父親說。我死了又怎樣。對他也沒影響。後來接到celia的電話。說今天七夕。說大家都要快樂。我已經什麽都沒有了怎麽快樂?哭了一整晚。在浴室沖著熱水仍然覺得好冷。原來被最信任的人拋棄是這種感覺。我曾經以爲父母就是我的一切。我爲了他們而學習,爲了他們而生活。結果現在得到的是全盤否認。我覺得我什麽都沒了。所謂的家長說出那麽殘酷的話。我很明白父親是說到做到的人。給布丁發短信說我從來沒有這麼想死過。布丁說你要為自己好好活下去。不是要去北京找你師傅學好bass麼?不是還要去日本看diru的live麼?不要折磨自己了。明天太陽升起來的時候悲哀就會過去。你死了我會傷心。看完短信我把頭埋進枕頭壓抑著痛哭。


2006.08.01

早上起床眼睛腫得睜不開。從這天起我開始不在家説話。然後為了遮掩腫痛的眼睛戴上墨鏡跟布丁出門。那天她給我慶生。送我一串羊骨手鏈。上面有一個琥珀色的佛珠。據說是清代一個圓寂的方丈的一串念珠上的其中一顆。然後她又請我吃了布農阿努的提拉米蘇。我們坐在麥當勞裏。午後的陽光透過窗戶,灑在提拉米蘇上細細的可哥粉,這個小小的甜點仿佛在閃耀著名為幸福的光芒。突然很想落淚。我告訴自己這只是錯覺。晚上十點回到家仍舊是一句話不說。父親說你給老子滾。母親說。她養我只是為了面子問題。我發短信給布丁說以後要真出事了你能收留我幾天麼?布丁說沒關係。我給她添麻煩了。當晚耳邊充斥著歇斯底里的爭吵聲和罵聲,我洗了澡就回到臥室關上門休息了。我累了。


2006.8.2

看書復習。然後下午上網。到處充斥著日武的消息。masaki問我明年一起去日本。我心裏只能低低地歎息。父親看到我和masaki的對話。冷笑。你是翅膀硬了。想獨立了。你有那個能耐?


2006.8.3

我不是疤痕體質。手臂上的劃傷已經差不多好了。或許是我下手不夠重?最長的是那條5cm長的疤。已經變成褐色了。


2006.8.4

想寫日誌。但是又動不了筆。我累了。換了MSN。free-metal@hotmail.com。在Q上遇見未未。她們回來了。我跟她說了這兩天我的事。她說我狠心。我覺得好冷。或許真的只有讓自己變得冷酷沒有感情,才不會受到傷害。晚上9:30一個人出門散步。帶上手機一邊跟sariya發短信。我說可能結局不是我殺人就是我自殺。我說江風吹得我好冷。我說月亮明亮得讓我害怕。她說一切都會好起來的不要這樣了。我很想笑著哭。一直在江邊呆呆地看著夜景。很美麗。但是和我沒有任何關係。直到12:00才回那個家。


2005.8.5

侄女的慶功宴。她考上北師大。我不想去。不喜歡大人虛偽的應酬。這群孩子我最大。讀的也只是一個二本的電子科技大學的文科系。一桌讀北師大人大清華的孩子。我坐在那裏幹什麼?一個人不停地喝酒。把那瓶紅酒喝完了。侄女說小姨你是不是醉了。我笑著說怎麼可能。收到布丁短信說你身體不好不要喝多了。中午喝完了回去。眼前有點發黑。可能是低血壓的緣故。晚上去游泳。跌到深水區嗆了很多水。是窒息的感覺?笑。在游泳池呆到冷得指甲發紫才起來。


2005.8.6

這天說了最長的話。跟母親說想明年去日本。被明確拒絕。她說你畢業了找好工作自己有能力再去。她說你都交些什麼朋友。老是異想天開。她說你應該換朋友。換個交際圈。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到時你就不會再有這些幼稚的想法了。喜歡的東西也不會那麼變態。我一聲不吭。母親又有想過物以類聚的道理麼?現實中的人際交往又有多少是值得的?或許找個有錢的男人把自己嫁出去就能心想事成?


我現在行屍走肉般地活著。什麼都沒了。除了對diru的執著,除了對金屬的熱愛,除了在這裏真正關心我的朋友,我什麼都沒有。像一個溺水的人。只想抓到救命稻草,讓我有希望活下去的稻草。

父母用為了我好的名義來替我決定一切的事。我不是他們的私有財產。我是個有獨立思想的人。這樣沉重的束縛使我快透不過氣。

關心我的布丁,愛愛,sariya,celia,masaki,toshiro,朵朵,謝謝你們。

BGM換成Le Papillon。法國電影《蝴蝶》裏的歌。那天跟布丁出去她買的DVD。
覺得這首歌很溫暖。渴望溫暖的我。

我累了。


改-kai- 博士の庭 予告編
[PR]
by freemetal | 2006-08-07 13:36 |
那天晚上和小玉聊了很久
十一點的時候聽見外面開始打雷
不一會兒就開始下暴雨
我對她說我沒帶傘先走了
她說晚安

我慢慢走進雨中
又大又密的雨砸在身上
不覺得痛
但覺得冷
去超市買了一罐500ml的啤酒
又慢慢地走了回去

回到宿舍全身上下都濕透了
去洗了頭洗了澡
出來就開始喝酒
喝完了沒等頭髮乾就爬上床
本來打算聽鬼葬催眠
結果碟鬧脾氣了
沒辦法只有把MACABRE塞進CD機裏

可能是淋了雨加上酒的作用
我躺在床上抱著被子聽著歌
覺得身體有點昏昏沉沉的發燙
雖然手腳都是冰冷的
還以為又會睡不著
結果2點的時候終於睡著了
累到極限
還是睡著了

隱隱約約
好像夢見了那個時候
要和她分開的時候
我們肩並肩地慢慢走著
突然我很想吻她
但是最後
我只對她說
你要幸福
還有謝謝你
她說
你也要好好地
你也要幸福
然後露出那種柔柔的仿佛要融化開的笑
她說
放假回來你也可以找我玩
我說好
她說
到了很遠的地方
就放下這裏的過去吧
總會有人可以給你幸福
我說嗯
又說
你有了男朋友記得給我看他照片啊
她又笑了
說那當然
我們是好朋友啊

我掙紮著想喊不是
但是嗓子火辣辣地痛
發不出聲
於是就那樣驚醒過來
出了身冷汗

我低低地呼出一口氣
有酒的味道
把頭埋進枕頭
有想流淚的感覺


昨天到Sunny的supermarket
買了Carlsberg的啤酒和Bacardi Breezer的預調酒
回來一口氣就喝完了
本來想麻醉麻醉
但頭腦還很清醒
可能酒的度數還是太低了


小玉說
有時候越是想要忘記
就越是刻骨銘心
她離開已經快兩年了
我還在原地
還是這個樣子


我愛你

我死了
仍舊會把對你的愛
帶進地獄

你在哪里

你在這裏
在我心裏

不要丟棄我
不要離開我



成為我

永生永世的救贖

BGM:悲劇は目蓋を下ろした優しき鬱
诗:京 曲:Dir en grey

ー紺碧(こんぺき)の海(うみ)に 浮(う)かんだ君(きみ)にー
生(い)きてることから 目蓋(まぶた)を閉(と)じる
ゆっくりと吐(は)いた 命(いのち)は白(しろ)い
凍(い)てつく心(こころ)に 誰(だれ)も触(ふ)れない

ー紺碧(こんぺき)の海(うみ)に 願(ねが)った君(きみ)にー
弱(よわ)いままの君(きみ) 君(きみ)は君(きみ)でいい
響(ひび)くかな?君(きみ)へ 錆(さ)びてる声(こえ)が
言葉(ことば)に出来(でき)ない 今(いま)を触(ふ)れていたい

明日(あす)が
もう見(み)えない深海(しんかい)よりもより深(ふか)くそう深(ふか)く深(ふか)く深(ふか)く眠(ねむ)る明日(あす)

deep blue
忘(わす)れられない事(こと)が きっと辛(つら)すぎだから
deep blue
どんな声(こえ)でどんな言葉(ことば)で俺(おれ)に何(なに)を伝(つた)えるだろう

ー紺碧(こんぺき)の海(うみ)に 涙(なみだ)は混(ま)ざるー
誰(だれ)も気付(きづ)かない 泣(な)いた意味(いみ)さえ
救(すく)えるはずも無(な)い 命(いのち)を感(かん)じ
今(いま)だけでもいい 生(い)きてください

もう見(み)えない深海(しんかい)よりもより深(ふか)くそう深(ふか)く深(ふか)く深(ふか)く眠(ねむ)る君(きみ)

deep blue
いつの間(ま)にか気付(きづ)く事(こと)に慣(な)れすぎた日々(ひび)
deep blue
冬(ふゆ)が眠(ねむ)るあの季節(きせつ)には花束(はなたば)を添(そ)えにゆくから

~將蔚藍的海 給予漂在其上的你~
我還依舊活著 當我閉上我的眼睛
慢慢的將它吐出 生命是慘白的
冰凍的心 誰也碰觸不著

~將蔚藍的海 給予祈願著的你~
老這樣孱弱的你 但只是你還是你就已足夠
響起了嗎?給你的 我那蒼啞的聲音
這無法言語 現在我想輕觸你

明天
那是比深不見底的海洋還要深,還要還要摸索不著邊際的沉睡未來

deep blue
沒辦法忘卻的事情 那是一定非常痛苦的
deep blue
不論是怎麼樣的聲音怎麼樣的語言,到底想要傳達給我知道些什麼呢

~將蔚藍的海 揉進了淚水~
誰都沒有發現 哭泣的真正意義
瀕死卻沒有被救贖時 才感覺到生命
就算只有現在也好 請好好的活下去

那是比深不見底的海洋還要深,還要還要摸索不著邊際的沉睡 的你

deep blue
不知何時早已經習慣每天都會受傷的這回事
deep blue
在這個冬眠的季節裏我會帶著花束前去


Something about DIRU
[PR]
by freemetal | 2006-05-04 21:59 |
Valentine’s Day(日本的話就已經過了……)
對這一天沒什麽特殊感覺。就這樣過了。

父母一直質問:“我們到底有哪點對不起你,你連一點笑容都沒有?”“你到底有什麽心事?什麽壓力?非要喜歡那些恐怖的東西?”“你爲什麽對什麽都不感興趣??是不是需要心理醫生?”“你到底想要什麽??爲什麽不說出來??”
我對不起你們。爸爸媽媽。對不起。對不起。一輩子的永遠的對不起。
我只是看淡了所有的一切。無力面對所有的一切。懦弱的我只有選擇不斷地逃避。
我早已經忘了怎麽伸手,乞求自己想要的東西。早已經習慣,一個人面對一切。早已經忘了,怎樣哭泣。

生活在這裏,我真的好痛苦。龐大的壓迫感。窒息感。快到極限了。快要瘋了。
不要再逼我,放我走,不要再逼我,放我走,不要再逼我,放我走,不要再逼我,放我走…………我好想離開這裏,逃,逃,逃,逃,越遠越好,然後忘掉曾經的一切。
我曾經捫心自問,我到底做錯了什麽??對。關於我的一切都是個錯誤。我根本就不應該降生在這個世上。
助けて、死ね、助けて、死ね、助けて、死ね、助けて、死ね、助けて、死ね、助けて、死ね、助けて、死ね、助けて、死ね、助けて、死ね、助けて、死ね……我只能不斷地重復這兩個句子。

想起了北條的詩《一切》。
一切都是命運
一切都是煙雲
一切都是沒有結局的開始
一切都是稍縱即逝的追尋
一切歡樂都沒有微笑
一切苦難都沒有淚痕
一切語言都是重復
一切交往都是初逢
一切愛情都在心裏
一切往事都在夢中
一切希望都帶著注釋
一切信仰都帶著呻吟
一切爆發都有片刻的寧靜
一切死亡都有冗長的回聲

我覺得我可以隨時離開。因爲這裏沒有任何值得我眷念的事物和人。也可以說,我本來就一無所有。

而我需要的只是,Free to live,free to die.
因爲我不能任性。
我,或者任何人,都沒有力量把我從現實中拯救出來。
一切,都在靜靜地步向毀滅。
所以。
這是永遠的奢望。

我真的好累。哪怕是只有一會兒。讓我休息吧。
我期待的是永久的沈睡。忘卻一切。
f0047062_1411573.jpg
f0047062_1415072.jpg

[PR]
by freemetal | 2006-02-15 00:55 |
Sleeping forever
心情一直低落下去。
不滿。憤怒。發狂。委屈。難過。
我好害怕。
我不想回憶起的噩夢般的過去。
我看不到的沒有希望的未來。
不知道到底該怎麽辦。
直覺就是逃。逃。逃。逃離這個地方。
可是我又能逃到哪里去。
我。
根本無力掙脫這個束縛著我的令我窒息的繭。

我對這個世界充滿了絕望。
但仍然抱著小小的希望。
可是現實一再讓我失望。

夢裏都是血。屍體。周圍悲鳴著的無助的人們。
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

我再也不會發自內心地開心地笑。
就像現在的你們也不可能再回到過去一樣。
f0047062_16385584.jpg

[PR]
by freemetal | 2006-02-03 16:33 |
無題1
家庭冷戰未過。
身體仍舊很不舒服。
是要死了麽。
不過上天才不會讓我那麽快解脫。
好累。
昨天出去。
看見了很多東西。
一片喜慶。
陰沈的我。
格格不入。
看見接近乾涸的江。
靜靜的。
燈光倒影在水面上。
從大橋上跳下去。
結果?
不遠處的黑暗中。
火車轟鳴。
還有一個月。
我又會離開這裏。
走到了GANSO。
才發覺一天都沒吃東西。
路過寵物店。
看見籠子裏可愛的小狗們。
渴望的眼神。
對不起。
我說。
我也和你們一樣。
看見了輕軌。
飛快。
我就想。
布丁咱倆什麽時候去坐吧。


路過YAMAHA集團。
想問。
你們這裏生産鼓麽?
白癡。
夜幕中的城市。
頹廢糜爛。
提爾說。
哪怕是等上一百年。
也無所謂。
爲了不需要言語的。
靈魂的擁抱。
我呢?
剩下的時間不多了。
誰も助けてくれない

改了BGM。

[PR]
by freemetal | 2006-01-24 17:12 |
Today…(Part 2)
剛才又跟爸吵架了。我覺得對我來說所謂的我的家,只是一個比較舒適的旅館而已。這裏。終究不是我的歸宿。我厭惡他們爲我設想好的未來。我不願意走他們所謂的正常人的路。我想追求音樂。做一個Vocal和bass。可能他們知道了會很傷心。但是。我不是傀儡。我不是沒有思想的人偶。

我想逃離這一切。但是我根本沒有任何力量。也無法任性。我承認自己沒有勇氣。我懦弱渺小。我想過死。死或許可以解決一切。但是我不甘心。

我也嘗試掙紥。但或許我永遠都得不到解脫。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該怎麽辦。我是別人眼中的異類。我所最愛的金屬和極端,帶給我的,有解脫,更多的是迷惘。

聽著Dir en grey的歌。京的歌聲。Toshiya的bass。Shinya的鼓。薰和Die的吉他。在沈重的音樂中,我一個人默默地流著淚,舔著傷口。

一無所有。


Photobucket - Video and Image Hosting
[PR]
by freemetal | 2006-01-22 23:47 |



生きるというのは、すごく、めっちゃめっちゃしんどいけど、自分を信じて生きてください。俺もめっちゃめっちゃしんどいけど、頑張って生きるから。
by freemetal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開化神眼

BGM♪♯♬♭♩

Misery is a butterfly -- Blonde Redhead
按ESC鍵停止


名前
Free/包子/ジユゥ

誕生日
7月15日

職業
怪力亂神

趣味
vocal+bass

愛好
重金屬樂,驚悚血腥暴力電影,晦澀書籍,淘碟淘銀飾,睡覺,遊神

Favourite musician:
Dir en grey,
X,
Cradle of Filth,
Bloodbath,
Opeth,
Carcass,
DEICIDE,
Heaven shall burn,
Morbid Angel,
Hypocrisy,
Six feet under,
Sinister,
Mayhem,
Amber Asylum,
Sleeping Dogs Wake,
Yellow magic orchestra,
Utada hikaru,
Ululate,
Zaliva-D,
ect.

喜歡的東西
辣物,水果,珍貴的CD、DVD和繪本,銀飾,香水

想去的地方
北歐,日本

聯繫方式
MSN:free-metal@hotmail.com
ICQ:267890350


前略、お元気ですか。最果ての地より名も無き君に愛をこめて…
Where am I going?
無罪世界
帝國の葬Ⅱ~哀歌~
地獄修道士的総合病院
free's Myspace
free's Music Profile
電波怪童的豆瓣
free's Cbox-留言板


The ESP Guitar Company 2008 USA Website
B.C.RICH
Jackson® Guitars The Bloodline
La Boutique
Bulgari
HYSTERIC GLAMOUR
RUDE GALLERY
kisikisi_asian_books
NeckDoll†人形首†暗黑素材-御伽草子
大藏經(佛經在線閱讀)
The Death Clock



Reign In Metal 極端金屬論壇

造音異代 - SoundsMakers.com

海外生活者サボートサイト“CLUB JAPAN” クラブジヤバン

菅野洋子中文網 | for yk fans only

日本音樂文化論壇

ORIGA—For ORIGA's Fans

大叔控

JPOZ BBS



小薰--催眠姐

糊塗魔の風言楓語--魔

·۰•●潜流时光●--Brandy

-- yao jerry ----Jerry

怪奇文芸見世物小屋--CHA研Korb,reissen,Schizophrenia--Sokuya
木蓮畫舫--小藍
ひらかたの7--Maria

僕の唄を聴いてください--鬼灯
カテゴリ






以前の記事
2008年 02月
2008年 01月
2007年 12月
more...
お気に入りブログ
某七の修仙場
eVer fReE~虹の果て~
Layla's ever...
☆☆曼・珠・沙・華☆☆
夢イズル地
【 花と夢 】
長樂未央
嘘に笑う、嘘に泣く......
全てが苦か愛でありますように
響く午前四時頃
das LAMENTO ...
【鎖】Kyoto Aug...
盲眼的美杜莎
夢幻夜
NEVER END……
Waiting.『?!』
羽化哲學
明日も晴れるだろう
落 る 丘←偶の%
{ka飛屋}。。*盜藍*
下落不明。>>
傷害依存症候群
+:-:+:- himi...
【優しい風】
my goblin co...
secret isle
Mild-Seven-舞曲
Time will le...
イ尓好!在博客上的朋友イ門!
花は,枯れませんでした
SHATTERED
絶望の庭(仮)
異常鴉澀策略症候群
ROT
DEEP...BLUE...
飛べない翼
楽↓NOW or NEVER
奕.愿.湖
My paranoea
夜行症
my princess
迷魂記
検索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ファン
記事ランキング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