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white dream. My misery.
據説,想要知道一個人是否幸福,就要看他早晨醒來時臉上的表情。
晚上我總是失眠、或者淺眠,所以每天一醒來總覺得憂鬱而帶有未知恐懼的一天就要開始。

幾乎要從腦海中消逝了。那個十幾年前,我還是小學生時。曾經不斷反復做過的夢。


我站在一個空曠的房間。面前有一扇微掩著的白色的門。
覺得好奇。於是慢慢悄悄地走到門邊,再輕輕地推開門,小心翼翼地往裏看去。
非常驚奇。
眼幕裏全都充斥著白色。

地板是白色的。牆壁是白色的。天花板是白色的。從天花板上垂下來的,是滿屋的白色的紗。左邊有一扇半開的白色大窗。風從外面吹進來,白色的窗簾和屋内的白紗在輕輕地飄。
白色的房間正中,是一張白色的大床。
白色的床單,白色的枕頭。

床邊坐著一個穿著白色連衣裙的很瘦弱的一個女孩子。
長長的像栗色又偏黑色的頭髮挽在頭上。
她的頭髮,——是我在這個房間内看到的唯一的不是白色的物件。
她低著頭。我看不見她的表情。

我突然覺得好害怕。因爲從這個女孩子身上散發出一種氣息。
……冰冷的死人的氣息。
我好害怕。我想拔腿就逃,可是腳完全不聼使喚。
只能一動不動地驚恐地站在原地。
忽然那個女孩子慢慢地站起身,朝我走過來。

我看清了她的臉。
——一個20來歲的清秀的大姐姐。
她蒼白的臉上帶著非常平靜的神情。空洞的大眼睛看著我。
我看著她的眼睛。
那雙眼睛好像不帶著任何感情。
但又好像靜靜地流露出一股無聲的哀傷,和絕望。

她走到了我面前,彎下腰,輕輕地摸著我的頭。
然後把我的頭摟在懷裏。
不知為什麽我不想逃了,因爲不太害怕了。
我想要擡頭看看她的臉,突然感到有水珠滴到我臉上。

是她哭了麽?

爲什麽要哭呢?

人之所以會流淚,是因爲難過吧。

她爲什麽會難過呢。
我想開口問她,忽然發覺自己發不出聲音。

好難受。
我想安慰她,可是我不能動,也說不出話。
只能靜靜地讓她摟在懷裏。
被這麽抱著呼吸有點困難,但是卻有一種說不出的安心感。

感覺她又輕輕地摸了摸我的頭。


忽然束縛感沒有了。
我有點驚訝地擡起頭,——那個大姐姐已經不見了。


寂靜的白色房間。像是從來沒有人出現過。
只剩白色的窗戶大大敞開,白色的窗簾和屋内的白紗隨著從窗外吹進的風微微地飄著。


她就這樣不見了。
連帶滴落在我臉上的眼淚。
一起蒸發掉了。

就像從來沒有存在過。



每次做夢做到這個時候,我就會突然驚醒。然後覺得非常害怕,好想哭。

然後至少在那一年内,我無數次地做這個白色的夢。一開始我一直覺得好害怕。爲什麽一直做這個夢?

在對夢裏的那個房間產生了強烈的既視感後,漸漸地也沒那麽害怕了。每次做夢時,我都想著要問那個大姐姐:“爲什麽?”我只想問她這3個字。但每次到了夢裏,我還是照樣不能説話,她還是會照樣消失。

漸漸地每次驚醒後,代替害怕的是難過又絕望的感覺。masaki問過我,對於當時只有7、8嵗的我來説,絕望是什麽?我也不知道。只是現在的我可以比較明瞭地表達出我當時的心境而已。當時的我所了解的,只是想保護這個大姐姐,但是我做不到。如此而已。所以難過得想哭。


一直我都想把這個夢畫下來。爲了不可以忘記。但是試過很多次都完全不滿意。masaki也說要畫出這個畫面和這個感覺是非常難的。我只能選擇無力地放棄。

birthday

我明白我的文字功力並不怎樣。但是我始終在努力地傳達自己的感覺。
但有些東西永遠無法傳遞到你那裏。

我不想再繼續糾結下去,已經糾結了一年多了。我再執著,精力還是有限度的。

你對我發怒,對我任性,都沒有關係。我覺得這是你在依賴我。
但是。我不能接受你冷淡我。
如果你只是同情我孤獨而偶爾找我説話,那我不需要。
我不想再提起的灰暗的過去。我沒有朋友。我自虐般的痛苦。原來都是讓你同情的因素麽?

本來我已經無法再相信人。我一直固執地認爲一個人就好。
這時你出現了。你說你了解我的痛苦。你說你會陪我。
打開我封閉的世界你不過只花了不到一年的時間。
我相信你。我信任你。

但是再過了一年,你就已經可以對我視而不見,可以4、5個月不聯係我了。或許你很忙?或許你很累?我不停地為你找藉口。只是因爲你是第一個走進我心中最疲憊不堪的地方,所以我才無法放手。

對。我也無法不恨你。因爲你在我心中最疲憊不堪的地方也插上了一刀。

我明白我是一個很死板的人。我沒有任何新意。和我在一起你只會覺得乏味。
我會做的事,只有一個人在廣場上等遲到三個小時的你,只有被你爽約後而默默在房間裏呆上一下午,只有看著你說你和某某男人談到很有趣的事,只有旁敲側擊地知道你跟某某女人很要好。
我獨佔慾很強。我不希望你周圍有我不知道的人存在,有我不知道的事發生。

別人都說我是比較開朗的人。只有你說我不夠熱情,甚至是冷漠。沒錯。我讀麥卡勒斯的《心是孤獨的獵手》沒有感覺。因爲那些人的孤獨,與我無關。
從某种程度上來說,你的確是非常了解我的人。

這是媽媽送我的情人節巧克力。我在2.14收到的唯一一份巧克力。
讓我告訴你。爲什麽我會放棄“夢想”,會“屈就”自己做個聽話的孩子走父母希望我走的路。

我告訴你。

因爲就算世界上所有人都不要我,都背叛我,只有我的父母,他們還是會在我身邊。就算我遍體鱗傷地回去,仍然會有一個避風港等著我。不像你。不像你們。

這就是唯一的理由。


無法否認,我想保護你的心意從來沒有變過。但是,就算我在你面前流淚,你問我怎麽了,你問我爲什麽傷心,我也不能說,只是爲了你。都是為了你。

私わここにいるよ、永遠に。曾經是我的許諾。我不能把我單方面的感受強加于你。だから、いま、
私がいる、私がいった


BGM是Blonde Redhead的Misery is a butterfly,歸入4AD麾下後,這個由sonic youth的鼓手Steve Shelly一手帶起的noise wave樂隊貌似遠離了他們的噪音美學,突然收起了淩厲的尖刺,變得哀傷,甜美而又脆弱得讓人措手不及。Kazu Makino這個日本女人,聲音越發地纖細、神經質,靜謐,又破滅。

Misery Is a Butterfly

Dearest Jane, I should've known better
But I couldn't say hello, I didn't know why
But now I think, I think you were sad
Yes you were, you were, you were

What I say, I say only to you
Cause I love and I love only you
Dearest Jane, I want to give you a dream
That no one has given you

Remember when we found misery
We watched her, watched her spread her wings
And slowly slowly fly around our room
And she asked for your gentle mind

Misery is a butterfly
Her heavy wings will warp your mind
With her small ugly face
And her long antenna
And her black and pink heavy wings

Remember when we found misery
We watched her, watched her spread her wings
And slowly slowly fly around our room
And she asked for your gentle mind, gentle mind, gentle mind...

Misery is a butterfly...


寫這個的時候我一直不爭氣地流淚,發不出任何聲音地流淚,就像被人用力扼住喉嚨一樣。I want to give you a dream. That no one has given you. 可是你不需要我給的。年齡比你小的我也沒有能力給你想要的。我已經無力再對你妥協,對你溫柔,對你好。留在原地太久的我,必須選擇離開。

一邊聼著DVAR的歌,一邊想著結束。DVAR是地獄中偉大的小丑藝術家,圍繞著地獄中點起的業火,天真而邪惡地演奏著喪禮中的哀樂。我愛著這種歇斯底里而又壓抑的抒情。

這一秒,世界仍在歡樂慶祝。是為我的死亡和重生麽。
Click here to download a song from DVAR.
[PR]
by freemetal | 2008-02-16 00:00 |
自娛自樂的產物 >>



生きるというのは、すごく、めっちゃめっちゃしんどいけど、自分を信じて生きてください。俺もめっちゃめっちゃしんどいけど、頑張って生きるから。
by freemetal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開化神眼

BGM♪♯♬♭♩

Misery is a butterfly -- Blonde Redhead
按ESC鍵停止


名前
Free/包子/ジユゥ

誕生日
7月15日

職業
怪力亂神

趣味
vocal+bass

愛好
重金屬樂,驚悚血腥暴力電影,晦澀書籍,淘碟淘銀飾,睡覺,遊神

Favourite musician:
Dir en grey,
X,
Cradle of Filth,
Bloodbath,
Opeth,
Carcass,
DEICIDE,
Heaven shall burn,
Morbid Angel,
Hypocrisy,
Six feet under,
Sinister,
Mayhem,
Amber Asylum,
Sleeping Dogs Wake,
Yellow magic orchestra,
Utada hikaru,
Ululate,
Zaliva-D,
ect.

喜歡的東西
辣物,水果,珍貴的CD、DVD和繪本,銀飾,香水

想去的地方
北歐,日本

聯繫方式
MSN:free-metal@hotmail.com
ICQ:267890350


前略、お元気ですか。最果ての地より名も無き君に愛をこめて…
Where am I going?
無罪世界
帝國の葬Ⅱ~哀歌~
地獄修道士的総合病院
free's Myspace
free's Music Profile
電波怪童的豆瓣
free's Cbox-留言板


The ESP Guitar Company 2008 USA Website
B.C.RICH
Jackson® Guitars The Bloodline
La Boutique
Bulgari
HYSTERIC GLAMOUR
RUDE GALLERY
kisikisi_asian_books
NeckDoll†人形首†暗黑素材-御伽草子
大藏經(佛經在線閱讀)
The Death Clock



Reign In Metal 極端金屬論壇

造音異代 - SoundsMakers.com

海外生活者サボートサイト“CLUB JAPAN” クラブジヤバン

菅野洋子中文網 | for yk fans only

日本音樂文化論壇

ORIGA—For ORIGA's Fans

大叔控

JPOZ BBS



小薰--催眠姐

糊塗魔の風言楓語--魔

·۰•●潜流时光●--Brandy

-- yao jerry ----Jerry

怪奇文芸見世物小屋--CHA研Korb,reissen,Schizophrenia--Sokuya
木蓮畫舫--小藍
ひらかたの7--Maria

僕の唄を聴いてください--鬼灯
カテゴリ






以前の記事
2008年 02月
2008年 01月
2007年 12月
more...
お気に入りブログ
某七の修仙場
eVer fReE~虹の果て~
Layla's ever...
☆☆曼・珠・沙・華☆☆
夢イズル地
【 花と夢 】
長樂未央
嘘に笑う、嘘に泣く......
全てが苦か愛でありますように
響く午前四時頃
das LAMENTO ...
【鎖】Kyoto Aug...
盲眼的美杜莎
夢幻夜
NEVER END……
Waiting.『?!』
羽化哲學
明日も晴れるだろう
落 る 丘←偶の%
{ka飛屋}。。*盜藍*
下落不明。>>
傷害依存症候群
+:-:+:- himi...
【優しい風】
my goblin co...
secret isle
Mild-Seven-舞曲
Time will le...
イ尓好!在博客上的朋友イ門!
花は,枯れませんでした
SHATTERED
絶望の庭(仮)
異常鴉澀策略症候群
ROT
DEEP...BLUE...
飛べない翼
楽↓NOW or NEVER
奕.愿.湖
My paranoea
夜行症
my princess
迷魂記
検索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ファン
記事ランキング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